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研究所
走进研究院
战略研究所

传统园区在智慧化进程中的死与生

——龚绍东所长在“2016中国产业园区持续发展论坛”上的专题演讲


2016年12月3日,“2016(第四届)中国产业园区持续发展论坛”在上海陆家嘴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办。郑州新产业战略研究所所长龚绍东先生从三方面,对中国产业园区持续发展年度报告做了专题演讲。现根据演讲内容整理如下:

前面的讲的技术性的多一些,前面专家都是研究园区的,我本人不是研究园区的,是研究战略的。

一、 新产业革命的“创新性破坏”

首先我要讲的是新产业革命,中心就是讲“创新性破坏”。这一场新产业革命是由信息化智能化互联网深度融合创新引发的,但不是传统工业化时代产业革命的接力者或继承者,而是颠覆性的革命,是传统工业化的“终结者”。实际上,现在的智慧园区是一个非常新的问题,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创新性破坏,先死后生的问题。

1.“创新性破坏”的来源

“创新性破坏”是美国经济学家熊彼特在100多年前提出来的。他认为,这种结构的创造和破坏主要不是通过价格竞争而是依靠创新的竞争实现的,创新就是不断地从内部革新经济结构,即不断破坏旧的,创造新的结构。

2.创新的分类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在研究中,按照创新的目的和结果划分,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维持性创新,是优化型,改良型创新。其目的和结果是优化和改良已有技术及产品。比如今天的冶金和3000多年前的冶铜的生产方式和模式是基本一致的,都要从冶炼再到铸造这么一个制造过程。二是破坏性创新,是颠覆型、革命型创新,其目的和结果是创造新技术及产品,颠覆即有旧技术及产品。第一它是全新的技术及产品;第二对原来的技术及产品是颠覆性、革命性。现在还有人玩数码卡片相机吗?就是被智能手机给颠覆了。这些就意味着创新性破坏。新的时代就是智慧化时代,也就是对传统工业化的创新性破坏。

3. 创新是把双刃剑

每一次大规模的技术创新都淘汰旧的技术和生产体系,并建立起新的生产体系。创新既创造新的,又破坏旧的。所以说,创新是一把双刃剑。新产业革命具有极强的“创新性破坏”。对人类社会旧有的技术、能源、管理制度和生产、生活方式具有直接的或潜在的颠覆性“创新性破坏”。新技术、新产品及新企业对于旧技术、旧产品及企业,就是颠覆者、终结者和替代者。

4.“创新性破坏”的典型样本。

在新产业技术革命进程中,“创新性破坏”扮演的就是无情的终结者。难以数清有多少技术及产品、产业及企业、城市及园区,毁于“创新性破坏”。例如:晶体管技术及产品终结了电子管技术及产品,却又被芯片所终结;数字化照相技术及产品终结了传统照相显影技术及产品。

新产业革命的“创新性破坏”,将无情地颠覆或终结许多未能转型升级的传统产业和传统企业。今后,这类被“创新性破坏”毁灭的产业及企业绝不会少,将会留下不少传统工业遗址、老工厂废墟和铁锈地带。

二、 智慧化进程中对传统园区的“创新性破坏”

1.智慧化进程的“创新性破坏”。

我们现在的园区顶多2.0,大量的园区连1.0都不是,智慧园区其实质是4.0,从城市化角度来讲,从1.0到4.0中间还隔着智能城市和智慧城市。在新产业革命中,对传统产业和传统园区的智慧化改造升级过程,也就是无情的破坏旧的,创造新的这样一个“创新性破坏”过程。比“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更无情,是“不变者死”。所以,当我们要改造传统产业园区、建设智慧园区时,智慧化的过程,其实就是传统工业园区死亡的过程。

2.传统园区的智慧化改造并不是简单的加法。

有人认为,传统园区的智慧化升级就是,传统园区+园区云+互联网+物联网=智慧园区。

传统园区智慧化升级的进程,绝不是这样把多元要素简单相加可以完成的。如果仅仅把一个好的园区开发商请进来,没有用,因为在产业上是对接不上的。智慧园区与传统企业“绝缘”。传统园区与传统产业是很匹配的,园区传统企业+互联网也还算配。但是,传统企业+智慧园区就不匹配了。智慧园区里不可能还集聚着一群不具有信息化智能化互联网化能力的传统企业,两者甚至可以说是“绝缘”。最后的结果是传统产业园区的大量死亡。

3. 传统园区在智慧化进程中的死亡之旅。

传统园区智慧化改造升级过程中,如果传统园区和园区内传统企业不能换心换脑、脱胎换骨全面改造升级,或者“腾笼换鸟”淘汰出园,或者破产清盘“非正常死亡”、关闭注销“安乐死”,园区智慧化改造建设必然失败。

所以,传统产业园区智慧化升级的过程,就是传统产业园区和园区传统产业及企业的死亡或休克过程。这就是智慧化进程中传统产业园区之“死”。国内外已有诸多事实表明,落后的产业园区在工业化进程中、城市化进程中,或者变为街区而消失,或者成为工业废墟和工厂遗址。在新产业革命智慧化进程的“创新性破坏”下,肯定会有落后的产业园区成为工业废墟和工厂遗址,没有完成自身自身生存方式和运营模式脱胎换骨的传统园区,最终将变为城市街区而消失。

中国跟美国不一样,美国土地资源比较丰富,中国的园区死亡了会变成废墟,最后还会变为城区,但是产业园区消失了。

三、传统园区智慧化改造建设的创新求生

传统园区的智慧化改造建设过程,就是“变中求生”、“变者再生”、“死而复生”的创新求生。前面讲的是工业园区的“死”,现在讲一讲“生”。首先应该是对自己有准确定位,确定自身处于何种阶段,是数字园区还是传统1.0、2.0园区,然后才能确定自己能做什么。

1.传统产业园区的智慧化改造建设必须准确定位。

园区智慧化进程的不同阶段:数字化园区®智能化园区®智慧化园区。

智慧园区也可以按三个层次划分:数字化园区是初级智慧园区,智能化园区是中级智慧园区,智慧化园区是高级智慧园区。

传统产业园区的智慧化改造建设三种类型:循序渐进型,越级发展型(跳跃式发展),一步到位型(特别有钱的老板,请了水平特别高特别优秀的智慧园区开发建设公司)。

2.传统产业园区的智慧化改造建设必须换心换脑。

传统园区必须换心换脑、换经络神经、换血管及血,也就是全面应用园区云、大数据、互联网、物联网、北斗定位、智能终端以及信息安全等先进技术,推进信息化智能化网络化深度融合,实现园区智慧化。园区内传统产业及企业也必须与园区同步换心换脑,全面改造升级,这样才能构建起园区全面链接覆盖的智慧化系统。

3.传统产业园区的智慧化改造建设必须脱胎换骨。 

传统企业脱胎换骨,打造智慧型企业。把信息化智能化互联网化深度融合的智慧新技术在企业全系统应用,企业运营全过程都可以实施智慧化运作。以“互联网+”提升企业在网络虚拟空间的竞争力,强化“无网不生”、“无网不为”、“无网不胜”的互联网生存理念和行为。

传统产业脱胎换骨,构建智慧型产业。把信息化智能化互联网化深度融合的智慧化新技术应用于园区主导产业,推动每个产业与智慧技术融合,大力提升企业先进技术素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实现产业的新型化高度化,使园区主导产业成为智慧型产业。

传统园区脱胎换骨,构建智慧型园区。在园区内的传统产业和企业实施脱胎换骨、向智慧型转型升级的同时,园区把信息化智能化互联网化深度融合的智慧化新技术应用于园区的全面改造升级技术,全方位推进智慧型园区建设。但是,当园区内的传统产业和企业难以脱胎换骨、不能向智慧型转型升级时,园区决策层应该坚决启动“休克疗法”“腾笼换鸟”,将难以脱胎换骨、不能向智慧型转型升级的传统产业及企业淘汰出园,大力引进和培育以先进技术支撑的智慧型企业及智慧型产业。这才是智慧化进程中传统园区生存发展之道。

4.智慧型园区和智慧型产业及企业需要创新载体形态。

传统园区在换心换脑、脱胎换骨、向智慧型转型升级的同时,产业及企业也需要创新载体形态。工业化时代建立的传统工业企业,其工厂自然是传统载体形态。而智慧化时代的智慧型企业及智慧型产业园区,当然需要有新的载体形态。如楼宇产业园区、产业综合体。

现在中西部的传统产业园区,除了个别中心大城市,许多工业企业厂房都是一些钢架彩板结构形态。这个图片是深圳的一个产业园,这一个连成一体的庞大建筑物是一个新型企业载体,前边是一个集团的总部办公楼,后面连体的几栋是一间一间厂房,整栋建筑的就是一个企业工业园,我把它称作“产业综合体”。在深圳的一个电子信息产业园区,我亲自调研过一栋楼,这栋大楼的土地是工业用地,外表像高档写字楼,进去一看其实就是一个楼宇产业园。这栋大楼约30层,我去的中间一层有2家企业,每一家年主营收入5亿多元,算下来,整栋大楼年主营收入超过300亿元的规模。大城市的先进产业园区就是在这样的创新型企业载体上建设起来的。

最后,从形态角度来讲,我们的产业园区现阶段低一些,但是因为具备清醒的头脑,有比较清晰的战略,因此,我相信,中国的智慧园区会越来越多,中国产业园区能够在即将到来的智慧时代再创“中国制造”的辉煌!

Copyright 2017-2018 郑州信大先进技术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号:豫ICP备17005251号